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hang | 3 August, 2009 | 一般 | (26 Reads)
    下面是他的話︰我的家在四川丘陵山區,全家6口人,種4畝地,豐年時夠吃,能賣點農作物換些油鹽醬醋的現錢,一到災年就有四五個月靠東借西挪過日子,所以我的同齡人中一般國中畢業就休學了,不是在家干家活,就到外地打工。我6歲上學,同時也開始幫人家干活。8歲時就能挑水、打豬草,10歲便能下地與大人一起干農活。父親在一家窯廠幫活,後來弄傷了身體,花了不少錢,家裡因此欠了很多債。中學畢業後,父母讓我去廣東打工,說村上的小孩都去了,你也該為家掙錢了。我沒聽,因為我心裡有個“大學夢”,為此可想而知我的高中三年是怎樣結局了。我在家裡是老二,老大出去打工掙錢了,家裡就剩我是主勞力。記得讀高二時,父親正巧在農忙時把腳扭傷了不能下地,母親本來一直有病躺在床上。地裡所有的活就我一個人干,十四五歲的人,在城市是“花季、雨季”的寶貝兒,可我們不行,不僅要干繁重的活,而且還得挑起全家生活與勞作的重任。那12天裡,我不分日夜地干,硬是一個人又是收割,又是播種。鄉親們一提那年“二娃”的事,至今還能說出個一二。我的小名叫二娃,他們說二娃將來準出息。可不,高考我一下考取了,被上海華東理工大學錄取。爸媽對我上大學並不怎么高興,他們覺得上大學還不如去廣東打工。說你上大學4年,一分不能為家裡賺錢,還要一年花幾千元的學費,這裡外裡,4年家裡要損失多少?就說大學好,可以後畢業了還說不準連工作都找不到,不還去打工嗎?所以勸我別上了。我哪能同意嘛﹗窮山溝溝裡十幾年上學你不知有多苦﹗我絕對不會放棄好不容易得來的機會,可是總不能兩手空空去上學呀﹗入學通知書上寫得清清楚楚,學費和學雜費幾項加起來得4000多塊﹗上哪兒弄出這么多錢?親戚朋友也沒富人,自個兒家裡連吃飯都成問題,當時我真覺得走投無路。父母畢竟心疼兒,最後悄悄把家裡唯一的一頭耕牛給賣了。當我從他們手裡接過那幾百塊錢時,我就有自己上大學是一種罪過的感覺。可幾百元的耕牛錢與幾千元學費之間還差遠著呢﹗不得已,我流淚告別家人,踏上了漫長而遙遠的打工攢學費的艱辛之路。   
    我搭上四川到福建的火車,到了福建永安的舅舅家。我選擇這兒是希望舅舅能幫我一把,因為我必須在一個多月之內把4000多元的學雜費掙到手。結果一到永安舅舅家,心裡就涼了︰舅舅家比我家好不了多少,更主要的是我的舅娘是他的第二個老婆。那女的太厲害,舅舅干什麼事都得看她的臉色。我這么一個外鄉人突然進了她的家,吃著住著,她哪會有好臉色嘛﹗沒幾天,我已經覺得再不能在舅舅家呆了,便決定搬出來。舅舅好心,背著舅娘給我弄了輛三輪板車,說永安城內交通不便,你有個板車可以拉點活能養活得了自己。我失望地看著自己的舅舅,可又能說什麼呢?後來我租了一間小破房,每月30元,小得只能僅夠我躺下伸直。住定後,我就開始找活打工。先是到建築工地攪拌水泥,後來又賣菜。可永安是個小市,啥都不是那麼景氣,干啥都賺不了大錢。我很著急,越著急則越不靈,人生地不熟的,好掙錢的活也輪不到我呀。於是我又做起收破爛的活,每天早上三四點就起床,一直穿巷走街到天黑。就這么辛辛苦苦干了兩個月,人家說省吃儉用,我是常常不吃不用,到頭來也才掙了1400元。這時已到開學的時間了,我原本認為出來打工一兩個月就能把學雜費掙回來,然而我千裡顛沛、受盡苦難,仍然計畫落空了。當我在永安街頭收破爛時見到人家扔下的報紙上說全國的大學已經全部開學時,我呆呆地坐在大街上欲哭無淚……一些新開學的國小生從我身邊走過扔下幾個“可樂”瓶,說︰“收破爛的,送你吧﹗”然後哈哈哈大笑著走了。我當時正想告訴他們,別搞錯了,我是一個堂堂正正的名校大學生﹗可我說得退場門嗎?說了又有誰信呢?我一副無可奈何花落去的樣,繼續邁著沉重的步子,淒涼地沿街吆喝著︰“有破爛賣喔──﹗”我始終沒有停下自己的吆喝聲,因為我心中仍然編織著“大學夢”  12月8日,當我懷惴3000多元錢,來到上海,找到我心中久已向往的華東理工大學時,老師惋惜地告訴我由於來得太晚,他們不能再准許我註冊入學。我一聽差點當場暈倒,好在後來他們說可以給我保留一年學籍。有這話就行,我就開始在學校餐飲服務公司打工,但又有人不讓干了,說學校有規定不是本校的人不能在學校打工。我好傷心,因為從情理上我也該算是學校的人呀﹗無奈,我把3000元錢存在學校的儲蓄所,又開始了漫長的打工生涯。在走出校門的那一瞬間,我回頭向學校默默地說了一句︰“明年,我一定要上學……”   
    1996年9月,曾祥志如愿以償,成了華東理工大學的正式學生。只是這一程,他走得太艱難太漫長。其實,在每年近百萬的新生中,像他這樣的又何止一個﹗與此同時,那些經濟困難的學生,當他們歷盡心酸邁進大學門後,等待他們的仍然是一個又一個不曾想到的溝谷與坎坷呵……  不過比起另一些同學,曾祥志仍算是幸運者。   
    1998年初,北方重鎮沈陽鬧市區的街頭,突然連續冒出一群從貴州山區來的少男少女在沿街乞討,引起了不同一般的圍觀者──  “真可憐,考上了大學還念不起書。唉﹗”   
    “得,把我這下崗前的最後一次工資也捐給你們吧﹗”   
    “謝謝叔叔伯伯、阿姨嬸嬸們的菩薩心……”   
    捐助者與受助者這一幕幕場景無不催人淚下。一位退休老工人甚至義務招呼過往的人群︰“都過來看一看這些苦孩子們,讓我們一起拉她們一把吧﹗救一個大學生就是為國家植一根建設棟樑呀﹗”這樣的鼓動詞誰還忍心匆匆離去?   
    看一眼吧︰天,現今怎么還有這樣的事?善良的沈陽居民們想不到這個世界上還有比她(他)們下崗失業者更苦的人。快看,這些孩子也就十七八歲,胸前一個個掛著一塊用硬紙做的牌,那紙牌上是叫人揪心的“乞文”︰“我是一個處於山窮水盡的貴州山區農村的學生,很榮幸在1996年考中黔東南州民族師范學院,學製三年,每年要交學費1800元。由於家庭經濟來源很差,加上弟弟去年也考上大學,父母只好去富裕人家借錢。在進校的一年裡,全靠債款度日……去年夏季,我家鄉受到有史以來的特大水災,洪水無情地沖走了我家的三間木房和所有財產,如今家中一貧如洗。為了保證弟弟上大學,我只好以淚洗面,沿街乞討,惟望各位同情者伸出友誼之手,見難相助。祝好人一生平安﹗”   
    掏吧,不救這樣的孩子救誰?沈陽市民紛紛解囊……但沒過幾日,報紙上披露一則驚人的消息,原來這些沿街乞討的少男少女,是個假冒“貧困大學生”的詐騙集團。共31人,全都來自貴州山區。她(他)們在一位叫王勇的人指使下,一路行騙至沈陽。現今這31人中除2人外逃外,全部被公安部門關押收容。   
    沈陽市破獲的這例冒充“貧困大學生”行騙的案件,在中國過去從未發生過。王勇他們的案件被曝光時我正在華東採訪,不想真的遇上一位為了上大學而幾度當乞丐的華東某大學學生。   
    我得首先感謝我老家的幾位朋友提供的線索,因為沒有他們提供線索我根本找不到那些隱姓埋名在大學城裡的“乞丐”,正是這些好心人使我了解了故事外的故事。   
    蘇州是我的老家,在這片富饒的江南水鄉,曾經在歷史上出現過三、四十位後來都影響過中國歷史進程的金科狀元,因此這兒的父老鄉親們對讀書人一直極為珍重。大概也正是這一點,被一些出於無奈的“今日狀元”所看中。我故鄉的朋友告訴我,曾在1995、1996年兩年的八、 Team Building,Management Training,Leadership Training,Corporate Training,企業培訓,團隊精神,放題,天婦羅,日本菜, Latin Dance,Dance Culture,Ballroom Dance,Hand Made Carpet,.Custom Made Carpet,木地板Lexia 3 九月份裡,富裕一點的鄉鎮街頭和車站碼頭邊,出現過好幾位前來乞討的大學生。江南人本來就心善,加上家家戶戶富裕,這些討錢的大學生幾乎都能如愿以償。後來街頭路邊這樣的“乞丐大學生”多了,於是便引起了當地公安派出所的注意。某日,在錫滬公路沿線的名鎮支塘一帶,公安人員突擊出動,把一名正在街頭舉著“乞文”的大學生“請”進了派出所──  公安人員︰“你叫什麼名字?”  
引用(0) | 話題(日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