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hang | 30 September, 2013 | 一般 | (13 Reads)


時節總是太匆匆,繁華過後,碾作塵香。

似乎很長一段時間沒有預約過憂傷,或者說沒有寫過幾行文字,與心深處那些蟄伏著的悲涼相關的點滴,並非真的可以被省略到不作任何的涉及,只是真的很怕了,若心有一絲空隙,放它們走進,便又將是一場泥濘,必將身限沼澤之中,於是,繞山繞水地蛇行,不過是想借一縷清涼的風卷起一片晴空,了作歲月的遮蔽罷了。而真正蟄居深處的,入骨的,卻是那些斑駁陸離的舊痕,還在敲打著碎片輕吟淺唱。

梔子花開便是夏天,兒時的季節潔白無暇,單純的奢侈,僅僅只是一朵花插上髮辮。美好的回憶裏總花開的熱鬧,而當歲月的塵埃遍築起生命的河谷,擱淺在沙灘之中的不僅僅只是閃爍著陸離光彩的水晶時,紛揚的落花裏,驚慌失措的是一場浩浩蕩蕩的墜毀。於是,滄桑便成為了一種年華,無法剝落,便開始喜歡上花謝的淒迷,荒蕪的執著。

微恙的日子,多少體恤都作了奢侈的收藏,織成一張溫情依依的網,讓自己安歇,偶爾走在花開的小徑,總會誇張地將微笑也插上枝頭,以為可以幸福無邊與季節齊肩而站,在雲彩之上散發出一種絢麗,而當收攏著幻想的翅膀,歇於一隅的空寂,才發現那些輕描淡寫的低落正在枝繁葉茂,悄然地伸展出一道濃密的柵欄,無法逾越宿命的屏障,就如花落的岑寂才是永恆一般,沒有誰可以在時光的年輪裏永遠芳華如錦,不是嗎?一世的愛傾盡我一世的思念 甜甜地想著 一愛天荒、一念心慌 飲盡風花雪月 金秋的火燒雲 人生就沒有雨天 半卷流年 聆聽花開的聲音 悠悠歲月路 不見不散是一種約定 産後小肚腩